广西北部湾经济区规划建设管理办公室主办
当前位置:首页 > 开放合作 > 西部陆海新通道

西部陆海新通道改写中国对外开放版图

2019-09-11 16:44     来源:中国经济网
【字体: 打印

我国近日印发《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这无疑是一份具有指导意义和决定作用的发展“路线图”,标志着陆海新通道从地方探索上升为国家战略。

2017年9月,陆海新通道在重庆诞生。它是一条由重庆市发起,中国西部省份与东南亚国家合作打造的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利用铁路、海运、公路等运输方式,向南经广西北部湾通达世界各地,运行时间比经东部地区出海大幅缩短。

长期以来,我国西部地区缺少对外开放通道,饱受物流不畅之苦。近两年来,陆海新通道开行频次、线路不断加密、国内国际“朋友圈”不断扩大,不但破解了困扰中国西部几十年的“物流困局”,首次实现了丝绸之路经济带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无缝衔接,改写我国对外开放版图。

破解西部地区“物流困局”

陆海新通道的诞生,源于困扰中国西部地区几十年的“物流困局”。

45岁的尊程(重庆)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杨明,从事国际物流行业几十年来,印象最深的就是中国西部地区的“物流困局”。

“以前,货物只能从重庆沿长江向东运至上海,再转运到东南亚,至少需要35天。”杨明说,从东南亚进口的面粉、木薯干等农副产品,经常因运输时间过长而发霉变质。

正如杨明所言,东向出海通道时间过长,而空运费用过高,尴尬的“物流困局”制约着中国西部地区的开放发展。

七年前开通的中欧班列,实现了西部地区与欧洲的快捷联通,却仍未解决西部地区到东南亚的出海难题。

直到两年前,在中国和新加坡第三个政府间合作项目——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框架下,中国西部相关省份与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合作打造全新的国际贸易物流通道,即陆海新通道。

陆海新通道以重庆为运营中心,以广西、贵州、甘肃、青海等西部省份为关键节点,利用铁路、公路、水运等运输方式,向南经广西北部湾等沿海沿边口岸,通达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

2017年9月25日,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正式开通运营。货物通过铁路向南运至广西北部湾,再通过海运抵达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比传统的东向出海通道节约20天左右。

一年以来,从每周一班到每周三班,再到“天天班”……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运行频次不断加密。截至今年6月底,陆海新通道三种物流组织形式均已实现常态化运行。其中,铁海联运班列累计运行突破1000班,国际铁路联运和跨境公路班车也已实现常态化运行,目的地已覆盖全球六大洲71个国家和地区的166个港口。

近两年以来,陆海新通道的朋友圈也不断扩大。国内层面,陆海新通道从以渝桂黔陇四省份合作推动,到青海、新疆、宁夏、陕西等西部省份陆续在工作机制层面加入朋友圈;国际层面,越南、老挝、泰国、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也纷纷对陆海新通道表达了强烈的合作意愿或签署初步合作协议。

中国交通物流协会联运分会秘书长李牧原说,陆海新通道已成为中国西部地区最快捷的出海通道,困扰西部地区几十年的“物流困局”因陆海新通道的畅通而得以破解。

“一带”牵手“一路”孕育新机遇

打开世界地图,纵贯中南半岛的陆海新通道与横贯亚欧大陆的中欧班列无缝衔接,首次实现了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无缝衔接。

“这条大动脉向西联通中亚、欧洲,向南连接东南亚,沿线国家和地区可借此实现产能、市场等要素的共享,无论是对于中国,抑或沿线国家和地区,都意味着新的发展机遇。”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翟崑说。

一列来自中国西北地区青海省的班列,满载着化工产品驶入重庆团结村站。这是青海省首列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将搭载着青海盐湖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的产品,经陆海新通道出口到东南亚国家。

“这在陆海新通道开通前,是不可能实现的。”青海盐湖工业股份有限公司总裁谢康民说,多年以来,由于西部地区缺少便捷的出海通道,企业一直无法深度开发东南亚市场。

谢康民说,陆海新通道为企业创造了全新的发展机遇,企业向西可借助中欧班列辐射中亚、欧洲市场,向南可借助陆海新通道拓展东南亚市场,深度参与到“一带一路”建设中去。

“两年以来,陆海新通道的货物的种类和体量呈持续增长态势。”中新(重庆)南向通道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渝培说,出口货物已涵盖汽车和摩托车配件、建筑材料、机械设备等8大货类中的240多个品种,包括中国西北地区的苹果、洋葱、高原夏菜等特色产品,也沿着陆海新通道进入东南亚市场;而东南亚的服装、农副产品、矿产等特色产品也沿陆海新通道直达中国西部市场。

与此同时,陆海新通道也为欧洲和东南亚之间提供了更为便捷的联通方式。

不久前,一批越南生产的电子产品,经陆海新通道抵达重庆,再通过中欧班列(重庆)运抵欧洲。此前,越南的货物都是通过海运抵达欧洲,运输时间长达40多天。货物通过陆海新通道和中欧班列运抵欧洲仅需19天,企业物流周期大幅缩短。

而两个月后,德国、比利时的烟叶也通过这条大动脉,直达东南亚市场,并分销至日本等亚洲市场,物流周期也成功缩短50%以上。

“陆海新通道不但可以带动中国西部地区的发展,欧洲、中亚、东南亚国家也可以以此为物流中枢,实现快捷联通,更好地分享‘一带一路’释放的发展红利。” 新加坡贸易及工业部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办公室副司长陈泗棕说。

“规划”开启西部陆海新通道发展新时代

《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下称“规划”)出台,标志着陆海新通道正式从地方探索上升为国家战略。这无疑是一份具有指导意义和决定作用的发展“路线图”。

重庆工商大学东南亚中心主任李敬说,“规划”具体回答了陆海新通道“怎么建”的问题。在优化空间布局、物流通道建设、物流设施建设、物流效率提升、枢纽经济发展等方面做出了细致的部署安排。

“‘规划’关于建设陆海新通道的部署安排富有针对性,与陆海新通道发展近两年来出现的薄弱环节高度契合。”王渝培说。

在空间布局方面,“规划”对从重庆、成都至广西北部湾的三条主通道,以及重要枢纽、核心覆盖区、辐射延展带等予以明确定位。

李敬认为,这有利于中国西部各省份和通道沿线城市找准角色定位和发展方向,避免出现各自为政的局面,合力推进陆海新通道健康发展。

与此同时,陆海新通道在近两年的发展中,中国西部地区铁路、港口等物流基础设施相对落后,通关便利化、多式联运等物流效率偏低,枢纽经济发展滞后等问题也越发凸显。

“‘规划’对上述问题都提出了具体可操作性的解决方案,可以预见的是,物流基础设施和效率的提升,将助推西部陆海新通道进入发展快车道。”王渝培说。

国际合作也是西部陆海新通道健康发展的关键。“规划”提出,进一步发挥中新(重庆)战略性互联互通项目示范作用,加强与周边国家协商合作,带动相关国家共商共建共享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

更为重要的是,“规划”为陆海新通道的发展建立了强有力的统筹协调机制。按照部署,国家层面将建立发改委牵头,外交部、工信部、自然资源部、交通运输部、商务部、人民银行、海关总署等部门以及有关企业参加的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统筹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及时协调解决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同时支持重庆市牵头建立省际协商合作机制,协商解决西部陆海新通道区域合作有关事项。

“‘规划’明确建立从中央到地方,从国内到国际的统筹协调机制,并分别明确中央层面的牵头部门和地方层面的牵头省份,其强大的统筹协调功能,将有助于及时为西部陆海新通道扫清发展障碍。”李敬说。

西部地区是中国最具发展潜力的区域之一。重庆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西部陆海新通道上升为国家战略,将有利于进一步拉近中国西部与世界的时空距离,破解西部地区物流瓶颈,激发中国西部发展潜能。

李敬同时表示,中国全面部署西部陆海新通道“路线图”,彰显出中国坚定扩大开放的决心和诚意,这将为“一带一路”注入新活力,助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让沿线国家和地区共享发展红利。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