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北部湾 新通道
广西北部湾经济区规划建设管理办公室主办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动态

深耕互联互通:“一带”兴百业,“一路”谋发展

2018-12-27 15:16     来源:《中国改革报》《经济日报》《国际商报》等
【字体: 打印

要想富,先修路。道路通,百业兴。

在经济全球化大趋势下,“一带一路”倡议开启了全球互联互通的新篇章。“设施联通是‘一带一路’的最大公约数、最靓成绩单和最大突破口。”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吴晓华说:“设施联通后,今后的市场潜力也很大,仅亚洲每年就有超过1万亿美元的投资需求量,所以值得我们进一步深耕下去。”

5年硕果,设施联通交出绩优单

伫立口岸,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激活“一带一路”建设的新高潮。随着中国钦州港东站集装箱办理站一期工程开工,国际陆海贸易新通道建设又有重大进展。这条新的通向外部世界的大通道,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大框架下,将推动中国西部地区与新加坡等东盟国家综合利用铁路、公路、水运、航空等多种运输方式,通过中国广西北部湾等沿海沿边口岸,连接东南亚。

穿山越岭,每一条新的交通线路,都承载着“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人民的幸福梦想。目前,按照中国铁路标准设计、建设、运营的中老铁路,其纳堆一号隧道已顺利贯通,这是中老铁路首个贯通的千米以上隧道。作为中国与东盟的陆上新枢纽通道、泛亚铁路的有机组成部分、“一带一路”建设的标杆项目,中老铁路将使老挝从“陆锁国”变身为“陆联国”,未来该铁路沿线人民可以乘坐火车出行,货物也能通过铁路运抵偏远地区,实实在在助力当地脱贫。与此同时,中国高铁“走出去”的第一单——雅万高铁,中泰铁路合作项目一期工程等也在有序推进。中老铁路未来还可与其他东盟国家的铁路连通,一条条高铁经济走廊正在加快形成。

仰望苍穹,紧密的“一带一路”空运网络编织起腾飞的羽翼。目前,中国已与62个相关国家签订了航空运输协定。其中,中国与东盟签订了首个区域性的航空运输协定,并与俄罗斯、亚美尼亚、印尼、柬埔寨、孟加拉国、以色列、蒙古、马来西亚、埃及等国家扩大了航权安排。

脚踏实地,是“一带一路”建设在油气设施联通方面取得的新突破。中缅油气管道一期投入使用,成为中国与东盟国家开展互联互通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标志性工程。

 

 

互联互通是贯穿“一带一路”的血脉,设施联通则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领域。

5年来,中国与众多国家一道共搭合作之桥、友谊之路,以公路、铁路、港口、航空运输、能源管道建设为核心的设施联通,满足了“一带一路”相关国家最为迫切的基础设施建设需要,建立起了国家间、区域间更为快捷、便利和安全的贸易通道。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的设施联通,促进了地区经济资源的整合和优化配置,得到了“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积极响应和大力支持。

资金、运营、机制,掣肘联与通

然而不容忽视的是,5年来,“一带一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虽然取得很大成绩,但仍存在一些挑战,业内人士总结其具体表现为:建设资金缺口大,面临投融资困境;项目建设运营环境不佳,商业风险高;缺乏覆盖全面、具有较强针对性和约束力的区域合作机制。

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一带一路’设施联通研究”课题组预测分析,2016~2020年,“一带一路”基础设施投资需10.6万亿美元,每年的投资额为2.1万亿美元。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自身即使加上经济援助也不能满足这样的需求,正因如此才陷入“经济落后——无力投资基础设施——基础设施落后——经济无效率——经济落后”的不良循环。一些国家虽然存在资金剩余,但因缺乏畅通的投资渠道、有效的安全保障机制等原因,无法流向基础设施建设资金短缺国家。“三高一低”(高需求、高风险、高成本、低投资)反映出“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所面临的投融资困境。

而项目建设运营的环境状况则表现为受政治因素干扰大,汇率汇兑风险高,法律风险突出。这与“一带一路”部分地区地缘政治形势复杂,资本市场不发达,市场化水平总体不高,宏观政策协调不够等原因相关。

此外,目前围绕“一带一路”建立的合作机制虽然繁多,但在规划对接、跨境设施项目共建方面缺乏统筹平衡机制,且广泛磋商机制、投资保护机制、争端解决机制尚未建立。这对促进“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合作、标准兼容、投资安全和运输便利化的协调效力有限。

新阶段:软硬建设齐抓并重

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55个国家直接投资76.8亿美元,同比下降15%。中国对外基础设施投资所呈现的放缓态势,某种程度上也预示着“一带一路”建设进入项目建设与机制建设并重、硬软件建设并重的新阶段。

事实上,“一带一路”倡议提出5年来,在沿线各国普遍缺乏建设资金的情况下,“一带一路”交通运输基础设施项目除了利用“工程承包+融资”“工程承包+融资+运营”等传统政府框架项目合作方式以外,也不断尝试采用BOT(建设—经营—转让)、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股权收购等新模式。

中国港湾以BOT模式投资建设牙买加南北收费公路并取得50年特许经营权,中远海运成功收购比雷埃夫斯港67%股权,获得控股经营权——这些实践为“一带一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建设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鲜活的成功案例。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刘向东建议,未来中国可以以更加市场化、商业化和可持续的方式推进设施联通。具体而言就是更强调理性投资,在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下,综合考虑相关国家财政实力后,推进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合作,并在考虑有关国家政府财政承受能力的基础上遵照市场规律、分门别类地有序推进设施联通建设,同时注重吸引私人资本参与以及确保建设的环保性。

“没有新建一寸铁路,就把相关国家的铁路连起来。设施联通最标准的动作、最完美的案例就是中欧班列的开通、发展和壮大。”

 

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吴晓华举例说,中欧班列是通过注重基础设施技术标准、规则规范的对接统一,以资源重组发挥了最大效应,实现互利共赢。他表示,设施联通重在联通,不能当成仅仅是新建项目。关键是要解决“联”的问题,做好“联”的文章。“联”不仅是综合运输方式的联通,更多是中外设施的联通对接、交通枢纽的建设。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