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北部湾经济区规划建设管理办公室主办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动态

【取经黔渝川——广西党政代表团考察贵州重庆四川特别报道】“蓄能”陆海新通道 西部开放“加速度”

2019-04-26 10:38     来源:广西卫视广西新闻
【字体: 打印

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是重庆过去传统的物流走向。物流不畅,如何扩大开放?向南,从广西借港出海,西部陆海新通道应运而生。一年多来,西部越来越多的省区市和重庆一起加入西部陆海新通道的“朋友圈”,借助“新通道”构建开放开发“新格局”。

果园港,被称为重庆内陆开放的第一“硬核”平台。今年3月12日,“西部陆海新通道”果园港班列首发, 一列满载着重庆制造的汽配、装备机械类产品和成都等周边地区货源的集装箱班列从果园港铁路专用线徐徐驶出,沿着西部陆海新通道直通广西北部湾港,出口东盟各国。

中国外运重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胡强:原来长江黄金水道经过上海中转到东南亚的主要港口大概要花22天到25天的时间,现在重庆到钦州的班列大概就是两天,然后钦州到东南亚的国家,大概是7天,加起来是9天,所以节省了60%到70%的时间。

铁海联运、跨境公路运输、国际铁路联运,西部陆海新通道“新兴”的物流组织方式,满足了企业的自行优化组合。截至今年3月底,国际铁海联运累计开行901班,目的地通达全球71个国家、166个港口;国际铁路联运(重庆-河内)班列,累计开行67班;重庆-东盟跨境公路班车,累计发车846车次。就在本月,一列满载25个集装箱大柜,货值超过800万人民币的汽车零配件“定制化”班列从重庆发车,在钦州港转运,首赴印度,实现了“西部陆海新通道”又一个新突破。

重庆长安汽车乘用车鱼嘴基地总装车间质量技术经理  陈旭:我们生产的汽车不仅满足了国内市场的需求,目前还出口到“一带一路”沿线40几个国家。

中新南向通道(重庆)物流发展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 李玮:西部陆海新通道不仅仅可以提供给零散小客户的单个零散货柜运输,同时也可以提供定制性的整列的服务,保证服务的时效性以及稳定性。

目前,“西部陆海新通道”已与中欧班列(重庆)实现无缝衔接,成为连接“一带”和“一路”,以及“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重要通道。除了重庆,经济体量和进出口贸易均居西部首位的四川省也因为“西部陆海新通道”,更密切了与广西的联系。4月19日,在成都举行的防城港市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项目和冷链产业推介会上,来自防城港的海鲜“跳进”了四川火锅。

成都市民  廖女士:感觉味道挺好的挺新鲜的,因为成都这边不是沿海地方嘛。

渠道畅通带来销路更广,这让防城港市港口区欣欣种养专业合作社负责人林杰很欣喜。

防城港市港口区欣欣种养专业合作社负责人  林杰:大概一张蚝排一年产值15万斤,一年都增长有一百多张蚝排这样。陆海新通道给我们合作社确实带来了一个很便捷的通道,销路更广了。

在新通道的带动下,北部湾港去年全年完成集装箱吞吐量290万标箱,增长27%,增幅在中国沿海主要港口排名第一。今年一季度,北部湾港与成都国际铁路港双向对开的班列数量已达到139列,较2018年同比实现了4倍的增长。

 

成都国际铁路港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运营总监  郑双莉:从去年开始,我们从成都到钦州再联系到整个东盟和中非、印度,这样的陆海联运的通道现在也已经正式的运作起来了。下一步,规划把我们的西部陆海通道和中欧国际班列这样的一个陆运通道这个网络联系起来,构建一个全球化的多式联运的体系,带动我们本地的贸易出口的进度也更加顺畅。

 

记者 周藤静:从一条“线”到一张“网”,从“通”到“畅”,西部陆海新通道正日益清晰地铺展在西部大地上,开放的“跑道”已经备好,西部的省区市也已经“上道”蓄能,准备“加速跑”,我们有理由期待未来的生活因此变得更美好。

相关链接